欢迎访问南方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  |  南医首页

和烟飘落九秋色,随书泛将医路情

发布时间:2017-11-02

—基础医学院举办“人文阅读与大学教育”主题讲座

为培养学子阅读兴趣,提升人文素养,基础医学院于11月1日晚在顺德校区国际会议厅举办 “品书如茗”之人文阅读与大学教育主题讲座,讲座邀请到我校外国语学院杨晓霖教授开讲,杨晓霖带领在场学子共同探索大学教育中的黄金屋,寻找心中那块独特的颜如玉。

“毛邓倚天抽利剑,把道裁为三极:一极谓天,一极谓地,一极谓人文”,杨教授在强调人文教育重要性的同时揭露大学生只专注于专业知识,阅读范围局限于教科书而忽略了人文阅读这一现象,着重强调通过阅读的方式了解自身发展方向,提高人文素养是大学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所谓“君子不器”,“器”指具有某一专业用途的器具,杨晓霖将之引申为仅具有某一专业知识或技能的单一型人才。随后,杨晓霖引用《易经·系辞》中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来说明仅仅懂得有用的专业知识技能,是成不了君子的,而这,又与耶鲁大学前校长、知名教育家Levin的说法一致:“耶鲁大学培养的学生如果只掌握专业知识和技术,那就是耶鲁教育的失败”。对Levin的话进行思考,就不难发现,大学一方面是为了培养具有一定知识和技能的人材,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培养具有人文素养的人才。

杨晓霖指出学校建立书院制度,其目的之一即是为了调整“器”与“道”的关系,即促使我校学子知识技能与人文素养的协调发展。“住宅里没有书,犹如房间没有窗户。”威尔逊的这句话很好的诠释了阅读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马克·吐温亦曾说过,“有阅读能力而不愿读好书的人,和文盲没有两样。”杨教授深入浅出,运用通俗易懂的语句告知在场学子,“若医学教育仅仅只是培养了一群技术精湛的文盲,这是医学领域的失败”,反面强调了人文阅读对于医学生的重要性。

“Reading is essential to university education”,杨晓霖“University education,Common-core Humanity,Reading,Narrative”四个关键词出发,向学子介绍了通识人文的核心内容,强调“书与阅读”的重要性,并详细解答了“什么样的书是好书”,“为什么要读书”等问题,同时以犹太人对于书的态度以及因为读书而改变了人生的事例进一步阐述了阅读一本好书对于我们的重要性。

 

在现场互动环节,当学生问到 “哪些书应该精读,哪些书应该略读”这一问题时,杨晓霖引用了培根在《论读书》中“Some books are to be tasted,others to be swallowed,and some few to be chewed and digested.”进行了详细的解答。不同的书有不同的读法,杨晓霖以史书为例,强调学院派的译本因其少了商业化的快餐需求而更加严谨而具有学术性,因此学院派译本更值得阅读。在回答“作为医学生的我们应该读什么书”时,杨教授认为,医学生不仅仅需要大量阅读专业知识书籍,更应该多读社会与时代变迁书籍、人文杂谈及科学读本。最后,杨教授详细介绍了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抄书、反复诵读、先猜书后读书、听读、读出问题、读出新视角、且思且读,读出问题、读出自己的观点等。


最后,基础医学院副院长王华峰以对在场学子寄予厚望,希望学院营造浓厚的读书氛围,让学生在阅读中收获知识,收获快乐,收获成长,也让读书成为了一种习惯。

 

附杨晓霖简介:

杨晓霖,中共党员,南方医院医学人文教学指导专家、国家社科规划人文项目评审专家,现任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外国语言文学教学与研究专业教授。主要从事叙事医学、西方文化、英美文学等方面的研究。曾任英国剑桥大学英语系访问学者(留基委)与英国伯明翰大学法律、艺术与文学系访问学者。发表学术论文及译文共46篇,其中CSSCI和核心期刊共计22篇,外语类权威或国内权威学术辑刊12篇,主持省部级以上课题3项,参与国家级及省部级课题共5项。